《四川省安全生產“黨政同責”暫行規定》11月底正式印發。記者探訪部分市州——
  今年11月,省委、省政府正式印發《四川省安全生產“黨政同責”暫行規定》提出“黨政同責”,即各級黨委、政府對安全生產工作共同負有領導責任。而在此前,我省不少縣(市、區)的安全生產工作,一般由政府排名最後的副職分管。
  新規定出台後,各級黨委在安全生產方面的職責首次得以明晰。截至11月底,攀枝花、瀘州、廣元、宜賓、巴中、阿壩、涼山等7個市(州)及66個縣(市、區)已出台落實“黨政同責”相關制度文件。絕大多數市州還由縣(市、區)長擔任政府安全生產委員會主任,一些市級部門由排名第一的副職分管安全生產工作。
  12月15日至18日,記者探訪成都、巴中、瀘州等地,看新規提出“黨政同責”後,給安全監管帶來哪些改變。
  □本報記者 劉星
  【變化一】
  發生重大事故 黨委負責人也要被約談
  去年1月9日,省政府安委會辦公室召集廣元市朝天區政府、巴中市南江縣政府在蓉舉行煤礦安全生產約談會。本應到場的兩位行政一把手均未露面。問及原因,一個說留在本地開會,另一個說外出招商。
  當天,省政府安辦有關負責人宣佈:“會議延期,他們什麼時候有空來了,我們什麼時候開約談會。”
  因“一把手”不到場,就不開約談會,看似小題大做,但卻獲得大家叫好。廣元市朝天區煤炭局負責人表示,由於約談會邀請了媒體,事後他收到幾十個電話詢問此事,感覺壓力很大。行政“一把手”親自參會,為以後加強安全生產工作奠定了基礎。
  新規明確,約談對象不僅有政府負責人,還必須有黨委負責人。“一年內發生重大及以上生產安全事故的,由省政府安委會主任或委托省政府安委會副主任,約談有關市(州)政府主要負責人及分管負責人,省級有關部門主要負責人及分管負責人,事故發生地縣(市、區)黨委、政府主要負責人。”
  巴中市委書記李剛對記者說,“不一定要發生事故,只要存在重大安全生產隱患,就要約談各縣(區)黨委政府、市級有關部門及中央、省駐巴和市屬企業主要負責人。”
  【變化二】
  配強安監隊伍 黨委責無旁貸
  瀘州市去年先後發生兩起重大事故。血淋淋的教訓面前,瀘州市率先出台《瀘州市黨政領導幹部安全生產“黨政同責、一崗雙責”實施辦法》,加強安全生產領導力量,將素質高、能力強、工作認真負責的幹部選拔到區縣安全監管局領導崗位。
  “各部門安全監管人員各有自身業務,有的甚至身兼數職,安全監管人手不足。”瀘縣石橋鎮副鎮長胡勇坦言,長期以來,安全生產監管力量不足成為安全生產工作的短板。
  安監工作專業性強、工作強度大、責任重大。“要用最優秀的幹部從事安全監管工作。”瀘州市市長劉強表示。瀘州市各區縣逐步由縣處級後備幹部主抓安全生產工作,並且增加了安監幹部部分人員編製,安全生產工作的領導力量和監管力量得以加強。據不完全統計,今年1-11月,瀘州市安全事故死亡人數同比下降40.12%。瀘州市安監局局長李思能表示:“充實安全生產領導力量已顯示初步成效。”
  【變化三】
  安全生產工作列入績效考核
  不久前,雙流縣一個分管安全生產工作的副鎮長,在該鎮接受安全生產工作考核時,與考核組工作人員理論,“我們的工作經費實報實銷,不存在報不了賬的問題,為啥要被扣分?”“你們的工作經費沒有列入年初經費預算,按照扣分標準應該扣2分。”雙流縣安監局辦公室毛文達說,考核讓各地更明晰了安全生產工作的方向。
  今年,雙流縣委縣政府出台《2014年雙流縣鎮、街道、縣級部門相關目標績效考核實施細則》,對年終目標綜合考核結果按類別排名居全縣末位的單位,對其主要負責人進行誡勉談話;連續兩年年終目標考核結果按類別排名居全省末尾的單位,對其主要負責人進行問責。同時,將原來的安全生產考核分值由1分提高到3分,採取扣分機制後,部分鄉鎮將影響5-6分的年終工作考核。
  考核內容上,安全生產工作的“機構編製、領導重視、人員配備、經費保障、責任落實”成為考核標準,不再出現過去單純以事故、隱患論工作優差的現象。
  通過將安全生產工作列入績效考核,催生各級各部門各單位抓好安全生產工作的動力。今年以來,雙流縣發生的安全事故與去年同比下降39.55%。
  (原標題:“黨政同責”安全監管看變)
創作者介紹

1113

ly49lytnd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